三清道人試琴   廖錦棟

  睽違了十餘年,這回特地邀請三清道人到寒舍試琴,指教意見。與三清道人的結緣是因他是舊部屬的弟弟,當時偶而去清幽的三清觀小住,吹簫聽琴,並閒遊山區飛瀑洞天,對那彷如世外桃源的境地,印象深刻,記得當年寫了一首詩題三清觀如下:

隨徑蜿蜒遠塵煙 閒觀飛瀑靜聽泉

花香鳥語菑s野 岩壁清流有洞天

清淨無為學真道 虛懷恬淡順自然

欲從何處尋靈境 自在澄心便是仙

  三清道人自幼學道,承襲世傳道家功法,並遍訪諸名山參學,跨越道教科儀、符祿、丹道、修真等領域,並於台北縣猴洞、十分寮山區設立三清道觀清修。道人除了教學靜坐氣功外,並以古琴修道,亦廣為傳授,其師承為梅庵派琴藝。十數年前經常往返兩岸,並委請西安李明宗,以古城樓所拆古木製造古琴,並推廣琴藝。曾於歷史博物館舉辦道教文物展。

  與道人隨行有其弟子陳瑛錫先生(右二)、同修道侶張元真(右三)。我並約了好友周憲衛(左二)一起參與此次小雅集。

  客人已經到,我還為漆過敏而去打針趕回,一路上接到簫友張駿騰的關懷電話,告訴我解漆毒的驗方:敷蟹肉。我也查過本草綱目提到,不過買不到螃蟹而未能敷藥。進門道人看到我臉上手上的紅疹,馬上告訴我比蟹肉更有效的荷葉湯,當夜內人即到中藥店買回六片乾荷葉,熬湯浸泡沖洗,果然馬上止癢,隔夜好了大半,真是神奇!道人是中漆毒的過來人,他經古籍查閱到荷葉的解漆毒神效,已經救助過台灣不少琴友。

 

  道人試了我的新琴,很驚訝這麼迅速的完成一張琴,也對松梧(台灣紅檜)的音色感到是良琴之材,不過他對我的灰胎提出建議,需要加強高音的清亮與低音的沉勁,並堅固琴面。我原來也準備上鹿角霜粉灰胎,因為我也發現其沒有灰胎的表面硬度不夠,幾經彈奏,少部分的面板受琴弦撫動而略有凹陷情形,材料都準備好了,就等漆毒痊癒就動手。

 

  與道人同行的陳先生,也對製琴有興趣,正準備學製作,他是個音響專家,應該可以很快速上手,我也提供了一點心得與之分享。

  道人彈了一曲,大家輪流也各彈一曲,我也獻醜那秋風詞。從彈琴、談琴,又聊起了道家功法,也聊起了琴歌、吟詩與南管,後來我也幾曲簫曲交流,並與內人合奏一段南管曲〔紗窗外〕,為時也不早了,各自有遠塗只好結束這段美好的小雅集,並約定邀集琴友籌辦三清觀雅集。   文松記於2004/2/25

 

試彈實況片段:道人試彈 周憲衛試彈

返首頁   回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