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章信息
作 者 資 料
作 者 主 頁
作 者 郵 件
我 要 收 藏
打 包 下 載
發 表 主 題
 >> 廖錦棟的簫古調世界『 處世良方 』人 情 味 ?

人 情 味 ?

(這條文章已經被閱讀了 10438  次) 時間:2005年12月28日 20:32:01 來源:大空

現 今 的 社 會 轉變飛 快 ,由 農業進 入 工 商 業 ,生 活 富裕了 , 但 深 深 感覺到 一 樣 東 西 變 薄 了 ,有 人 會 聯 想 到 是 錢 ,但 有 人 會 聯 想 到 是 人 情 味 這 個 東 西 ,以 前 到 陌生村莊問 路 ,莊 頭 一 問 就 知 莊 尾 ,並 把 你 帶 到定 位 ,那 種 溫 暖 舒服的 感 覺 非 鍵盤打出何 字 能 形容.許 久 未 嚐 而 懷 念 不 已 .大家一 定 有 許 多 不 為 人 知 的 人 情 味 溫 馨 故事,希望大家能 努力發 言 .分享那 種 筆 墨難 形容的 實在快樂感 .

殊生居士 發表於: 2005年12月29日 15:57:31
曾經在人稱人情淡薄的台北市,有一段人情醇厚的遭遇。

3、4年前的某天出差到台北,天空突然下起滂沱大雨。

因來得急,車站周邊不見賣傘的小販,於是走到原國光客運北站附近的商家購買。
大清早,大部份的商家都還鐵門深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已開門營業的店家,沒想到,老闆竟回說他們沒賣傘。

正當喪氣之際,老闆馬上善解人意的說:

「沒關係!我們雖不賣傘,但是我們家有許多傘,您不嫌棄的話,就拿一把去用吧!」

我一聽,一股暖流湧上心頭,眼淚差點滾出來。

我不是在作夢吧?!這裡真的是台北市嗎?
 頂部
大空 發表於: 2005年12月29日 22:16:10
人 生 最 難 風 雨 故 人 來 ,即 時 一 把 傘 免 於 淋雨 之 苦 .相 信 此 溫馨事 定 讓 殊 生 居 士 永 生 難 忘 值 回 味 再 三 ,其實在 人 生 旅 途 ,不 應 一 次 遇 到 無 情 冷 淡 之 人 ,就 在 心 中 鐵 定 認 為 所 有 人 皆 一 樣 .這 種 因 噎廢 食 心 態 只 會 使 自 己 離 人 群 越來越遠 ,畢竟社會的 組 成 是 有 情 人 居 大 多 數 ,如 此 社會才 能 有 存 在的 價 值 與 進 步的 原 動 力 .大 家 應 適時把 有 情 的 熱 度 釋放出 來 ,去 渲染他 人 .相信這 也 是 社 會 向上 提 升 的 要素.
 頂部
大空 發表於: 2006年01月03日 00:34:11
近日來 眾 多 簫 友 對 二 位 師 之 疼 惜 與 鼓 勵其 時 也 是 人 情味 至 高 表現,並 無 時 下 一 般 人 拿 材 增 火 燄,站 高 山 看 馬 相 踢 ,其 實 愛 簫 人 最 有 禪 養 最 富 人情 味 的 一 群 ,因 物 以 類 聚 .
 頂部
小可 發表於: 2006年01月04日 11:02:56
印象深刻的是當初國小畢業,到國中辦理新生報到,從未出遠門的我興奮的騎著新腳踏車去報到,回程時突然下起滂沱大雨,鄉間小路兩旁盡是高聳椰林,就是無一容身之處,雨濛濛、眼濛濛、樹也朦朧,雨滴打在身上、臉上還真是痛耶!一路衝到半路上的土地公廟,其寬雖僅可容一己之身,起碼也是個避雨之處,沒想到裡頭已有位歐吉桑了,正猶豫是否要直衝回家,卻看到隔壁小屋有位阿婆在向我招手去她家避一下風雨,怯生生地站在屋簷下,心中卻滿懷感激,小屋內只見阿婆孤單一人,年少的心甚至在想,等我長大事業有成時,一定要幫阿婆的小屋改建成舒適的華屋,遺憾的是這麼多年下來,只有年歲日長卻一事無成,小屋也已荒蕪多年,欣慰的是阿婆的兒子返鄉在小屋旁興建一棟宅院,並接阿婆過去一起享受含飴弄孫之樂。
至今如有路經該地定會向土地公打個招呼,謝謝其保佑,也心存感恩那位好心的阿婆。
 頂部
大空 發表於: 2006年01月04日 23:18:51
心 之 默默惦記他 人 之 恩 惠 並 虔 禱 ,是 人 性 溫 存的 一 面 .縱 不能實現願 望 也 勿 輕易放棄,來 日 方 長 ,盡 己 之 力 幫助真正須要幫助的 人 .不 管 是 出 錢 或 出 力 ,但 心 中 總 是 踏實滿足.這 是 今 生 為 人 最 可 貴 的 地 方.
 頂部
殊生居士 發表於: 2006年01月17日 11:33:16
當兵時,有一段時間支援陸軍總部餐廳,幫忙收費工作。
那段時間,正是新舊硬幣的交替期,舊的一塊錢與新的十塊錢大小相近、顏色一樣,容易搞混。

用餐時,人潮洶湧忙亂,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總有些看似「風骨卓然、不茍取」的軍官以一元充當十元使用,待發現,人已走遠無從追討。我因不甘平白受損,有時也假裝不知情,利用慌亂之際,將一塊錢當十塊錢找出去,用餐完畢結算所得,總可多賺個3、40元,哈哈!厲害吧!

有一次正當高興之際,身旁的士官長發現我使詐,賺取不義之財,馬上正義凜然的糾正我說:「小子你這樣做不對喔!」這句話如當頭棒喝,我自知理虧,當下決定改過遷善,為自己的疏於注意負責到底,不再使用不當手段,將虧損轉嫁出去。

事後,我雖仍須面對偶而發生的虧損,內心卻無比的坦然自在,這種安心的感覺真好。

這年頭,不怕得罪你,肯對你提出諍言的人,已不多見了,面對當下的指正,是有些尷尬與不好受,但事後想想,倒覺得滿溫馨的。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6年01月25日 12:36:57
當兵前,我從事電器修護的工作,從學徒到師傅的幾年間,很懷念在山區人家修電視的那段時
光.騎著機車奔馳在綠油油的稻田間,沿著蜿蜒崎嶇之路進入山區.風景秀麗,空氣清新,總是
感到無限幸福!山上的人比都市有人情味.每每都有盛情難卻的感動.

當學徒時,隨師傅奔走於鹿谷溪頭的山區,漸而獨當一面,自己出門外修,修不好就需要搬回
來,機車載著一台電視機、洗衣機,或拆解的機台,有點辛苦;有些路段坍坊或石路,分外驚
險,偶而會人車摔倒在路中,隨然很小心,還是免不了滑倒。若逢雨天,脫去雨衣,濕漉身
手,每每一碰觸機殼,就被電到,點滴有些甘苦滋味至今印象深刻!

跳一家當師傅,師兄介紹我來到南投市,一家最大的電器商負責維修,面對不小的挑戰,一
個人負責內外修,必須很效率安排不同時段處理不同維修工作。奔馳在南投市附近中寮,鄉
親寮,十八古寮,曾文嶺等山區的維修,感到其人情味更濃,但經濟狀況都比較不好,因為
其農作物(龍眼、樹薯、柳丁)都比較沒有經濟價值,比較起鹿谷山區的凍頂茶、冬筍,有
很大差異。因此我看此地區的農民過得比較清苦。這麼清苦的日子,最大的娛樂就是電視,
電視壞了看到修理人員到達好像遇到救星。

有一戶人家居住於山頂,買一台12吋黑白小電視,以卡車用大電池供電收看,小朋友每幾
天就要扛著電池,走一個多小時的山路下山來充電,修了這家的電視,我沒收錢。有一戶居
住在市區邊緣的灰暗小房間內,一對母女克難居住,老母身體不好,女孩孝順工讀,這戶我
也沒收錢。

工作了一段時間,老闆對我的工作很滿意(到退午後都很期待我再回去工作),他說我唯一
的缺點是修理費收費太少。有一次我到縣長家修理,收了一次合理的費用(好像一千多元
吧!30年前算不少)回來被老闆唸,不該向縣長收費?(想巴結都找不到機會!)之後老闆
又託居住樓上的某局長送還。當時心理感慨萬千!

年節若到,居住樓上的某局長就有陸續來送禮來的陌生人。錦上添花的處處是,雪中送炭
總是少之又少!

又是年關將至,讓我想起這點滴印象中人事。
 頂部
大空 發表於: 2006年01月25日 14:10:21
凡 走 過 必 留下痕跡!!!!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6年01月25日 14:37:07
當時我還沒考汽車駕照,卻有一台小貨車讓我送貨用,行駛於山區,多是送著嫁妝用電器用品.
遇到石路爬不上去,輪胎空轉,我的解決方法是再搬一些石頭載上去,屢試不爽!

經常有人要介紹媳婦給我,"阮這莊若有那位小姐你甲意,跟我講,我幫你作媒人"
"阮女兒較醜,不過乖乖啦!"每次我都回答:還沒當兵,還早!"喔!你這少年就做師傅阿!"

山上人家的親切態度,總是很難拒絕;有一次修理到有些晚,錯過了午飯時間
主人家硬是要我留下來吃飯,我看桌上的菜沒幾樣,一鍋不知煮了多少日子的
陳年菜,在昏暗燈光下,顯得更黑;端著一晚飯,我想了好久!那樣的盛情,那樣
的生活環境,至今回想著都掉下了眼累!

有一次突然下大雨,老闆娘要我去接她女兒下課,要我開老闆的進口車,我沒開過
那車頭這麼長,不像小卡車 居 高 臨 下,一目了然,戰戰兢兢開到學校,人是載回來了,
不過倒車時掌握不好車身長度,略有擦撞,小凹一處,從此沒在開過老闆那輛進口車.


我每天工作13小時餘,一個月休假一天(16公休日).偶而公休日還兼差賺取零用錢.
我的薪水都全數拿回去給母親,添補弟妹學費.生活中最大的樂趣就是力爭上游,感受自己
的成長就有無限樂趣,還有結交很多民間朋友,當時蔣經國總統有十個民間朋友,我有數十個
民間朋友...

與我睡上下舖是"阿清",他行動不便,學得一手修手錶手藝,上下班時間與我差不多,下班約晚
上十點半到11點,偶而一起去吃碗麵,叫一點海帶豆干小菜,小喝一杯,感到很滿足!

人生有很多階段,不同階段都有其美好與心酸,回憶起來很豐富!人情味更貼心!
 頂部
梅溪 發表於: 2006年01月25日 17:08:33
讀了各位的感言,每讀一段都會有一股暖流過來,雖是寒冬,卻是窩心的很!這難得的真情,卻終是在草根一族中居多!也談點自己的經歷。

當年從山東到 杭 州 找 工 作 , 閑 時 到 西 湖 游 玩,騎 了 親 戚 的 破 單 車 , 穿 了 親 戚 的 西 裝 。那時湖光山色,很容易就讓我沈醉。不想西湖晴雨變化很快,也是大雨很快落下,一會就成了落湯雞,騎車狂奔,我那時到了環湖的山道上,一時都找不到避雨的地方,後來看到了山邊的一間小屋。店主人是個老人家,一口 的吳儂軟語,反正我也聽不明白。操著山東味的普通話與老人聊天,後來雨小了,要趕緊走啦!不想老人拿出一把雨繖給我,還在地上畫圖給我指路!這經歷與居士、小可君差不多,至今想來那個小屋還是個很溫暖的地方!

後來流浪到上海,一次想到大點的超市與買些日用品,大超市東西會便宜些。於是到了一個路邊的報亭,買了一張地圖和招聘的報紙,然後就想問攤主超市的位置,不想剛纔還微笑的攤主一本正經的對我說:“我只賣我的報紙,問路的事情別找我”。一時狂暈,要知道在我們山東,不認識的人都會把你帶到你要去的地方,當然是免費的。一時感覺風土人情真是大大不同!

我們都會記著那些溫暖的人情味,而力所能及的去把它奉獻給需要的人!現在要回家了,那堣~是讓心溫暖著並生發動力的地方!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6年01月27日 17:44:14
人情味處處都有,只在只心感動間!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