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章信息
作 者 資 料
作 者 主 頁
作 者 郵 件
我 要 收 藏
打 包 下 載
發 表 主 題
 >> 廖錦棟的簫古調世界『 餘韻繞樑 』戲文社秋季讀劇會

戲文社秋季讀劇會

(這條文章已經被閱讀了 13502  次) 時間:2005年10月23日 21:28:31 來源:文松

今天(10/23)下午在台北濟南路艾琳咖啡廳舉行,文松夫妻應邀參與盛會.
會中所讀劇本--[竹塹林占梅],為劇本創作家吳秀鶯老師所創作.
因為後山才子狼藉與劇本創作家牧非的邀請,使文松結緣這位作者(文學老師),
見面才知是文松的學姊,又一段巧妙因緣的故事發生;

劇文社是劇本作家的組織,都是劇本創作者的成員,這回吳秀鶯老師的作品發表,
文松與狼籍參與開幕唱腔,這是一次很有意義的活動,除了會見本土戲曲的活水--
劇本創作群,還有年輕的戲曲工作者與愛好人士,多是年輕知識份子,感到一片活力
的注入戲曲界,可以看到美麗願景!

除了諸多劇本作家外,戲曲音樂專家柯明峰,藝人楊懷民等都參與盛會.

主持人:西田社總幹事楊杏枝小姐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4日 11:30:17
發表劇本[潛園風月--竹塹 林占梅]
作者吳秀鶯發表感言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4日 11:32:51
狼籍開唱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4日 11:33:17
文松後續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4日 11:33:58
劇文社社長發言: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4日 11:34:24
讀聚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4日 11:34:49
與會社員與來賓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4日 11:35:57
春風劇團為台大師大校友所成立的歌仔戲新秀!
多半是藝大研究生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4日 11:37:47
文松分享幾句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4日 11:38:26
左起郎藉,楊懷民,文松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4日 11:39:59
右一為劇本作者吳秀鶯,夫婿是畫家,會中插畫都是出自先生親筆.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4日 13:03:05
戲文社網頁,劇本詳細資料
http://home.pchome.com.tw/art/chineseopera/941023/941023.htm
 頂部
狼籍 發表於: 2005年10月24日 14:52:50
狼籍的讀劇會後記

昨天那場讀劇會在大家的努力之下很成功的收場了,當中我邀來楊懷民,他自稱是來當我和牧非的粉絲,本土樂壇的大師柯明峰老師也在現場,另外見到認識的朋友還有許林益、悠宇、吳紹蜜等等,眾多熟面孔讓我感覺雖然身在異鄉,卻不會陌生。
在牧非與佳穎二人的協助之下,我盡力的完成了我個人在前序部份所負責的唱段,之後好友廖錦棟的鄉土唱彈確實是功力十足,他們夫婦是下午2:30才到硃鶗H前文松(即廖錦棟)只約略的試唱一遍,之後他便能提供出這麼專業且另人讚嘆的一段月琴唱彈,我坐在一旁聽的很舒服,對他那種臨場就能隨心唱彈的功力也真得是佩服到五體投地。
我和文松完成了前序唱段之後,便展開一整串的讀劇程序,小伙子佳穎真的很了不起,不但是唱的好、唸的好,連乾旦的角色他都可以勝任,牧非也很可愛,唸白當中幾次慢拍又放炮,笑的楊懷民在一旁差點沒翻過去,主持人上台則調侃說牧非有重量級的粉絲在場、所以搶戲搶的很利害。
其餘參與讀劇的朋友們也都很盡心的把自己份內的演出作最好的呈現,但因為狼籍還不認識這些朋友,因此無法一一道述。
吳秀鶯小姐的劇本寫的很棒,內容非常精彩,加上每一位參與讀劇的朋友都很賣力在在表演,好本子加上用心的「讀者」,現場當然是一片熾熱,雖然沒有粉墨登場的演員及五光十色的戲臺,觀眾們的熱情不減,半點沒有冷場。
原本整個讀劇會是預定清唱清唸的,但因文松在場、一把月琴與洞簫的即興配合,使得整場讀劇效果變的精緻而亮麗,在台上讀劇的朋友們也不容易,在事先完全沒與文松搭對過的情況下,臨場就能配合著文松的音樂把戲曲唱到淋漓盡致,無論是前奏之後的下歌、間奏的等候、那些讀劇的朋友與樂師在這臨場間突然出現的默契可一點都不見含糊,這群朋友都是很優秀的戲曲愛好者,他們演出了劇本當中設定好的唱唸、同時也征服了劇本當中沒有也不曾預先知情的現場音樂,每一位都已通過考驗,他們很強,歌仔戲後繼無慮。
最後要感謝吳秀鶯小姐的邀約,因為她的不嫌棄、讓我有機會為自己的表演歷竣F眼界;整個讀劇會已圓滿落幕,我終於明白什麼叫作「讀劇」,原來它真的是一門很具藝術味覺的表演藝術,真的為我能有機會參與盛會而感謝,謝謝作者的邀約之外、也謝謝戲文社熱情的招呼、牧非的接待、懷民現場的打氣,悠宇等好友的蒞臨,也謝謝大家能接受並忍耐我那一手彈的很爛的吉他!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4日 15:31:34
昨晚一路回來,還迴盪在讀劇會的氣氛中!
也很感佩狼籍兄遠從台東趕來!雖然我也撥開原行程,畢竟我是近距離支援.
碰到主人是同鄉又是學姊,更有另一分親切感!也覺同為竹山人而有一點神氣! :)

狼籍兄的唱韻帶著粗曠的力道還有後山的風味!還用心準備了梆子、叫鑼與吉他。
看到了那種為朋友兩肋插刀的豪情!還有牧非兄,為戲文社同仁相挺的熱情與用心!
文松看得相當感心!

春風歌劇團的少年朋友,讓我看到歌仔戲清新的氣象,尤其佳穎,打從來錄音到今,
看到突飛猛進的成果,已成大將之風!欣賞著讀劇中的表現,讓我難耐地興奮起來!


@@@發文若有沖碼問題,請退回重發,將沖碼起之字以空白間隔隔開就不會了。
 頂部
枝上啼 發表於: 2005年10月24日 23:56:00
**勾起如煙往事**

來自同鄉的驚喜,有時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道盡
很奇怪的就覺得是自己家人一般

昨天能遇見學弟夫婦應該也是緣分
今天很自然的想起一些在竹山國中讀書時舊印象
我老家住林圯街25號,隔壁就是竹山食堂,對面是長老教會
爸爸開了一家百貨店,位在雲林路上,店名是章益百貨店
記得那時隔壁家就是莊錦泉鎮長家開的雜貨店
對面是「農昌布莊」「農昌百貨」......
我應該讀的還可以,我的國文老師是陳允中先生,數學老師叫林熊珍
班上比較「狠」角色的兩位都是女的──姜薇莉、林占青(和林占梅只差一個字)
他們後來讀北一女,占青現在是法官,住在永康接附近
姜薇莉是音樂老師姜樹木的掌上明珠,住在菜園路
我忘了問版主是否是雲林國小畢業
那時校長叫黃至善,我的小五、小六導師是廖春陽,數學教得好,體育也不賴
我的同學中姓廖,比較有名氣的是廖博文,他家好像開齒科,家境好極了,住竹山路
另外家中從政而備受學校禮遇的是林憲輔,他爸爸是省議員林明德(????)
和我家關係比較好的則是縣議員「許草」,他家也是開百貨店

我小時後很喜歡看電影,存足了錢就去看,竹山的戲院那時只有「第一」和「山都」
「竹山戲院」則只班演歌仔戲、新劇
我去這家戲院看戲都是看戲尾
有十分鐘的時間,免費的,可以過乾癮
........
歷歷如昨,只歲月難再,思之悽愴
.
 頂部
狼籍 發表於: 2005年10月25日 02:13:37
後台的~那個哭調仔給偶奏下企~~~
嗚~~為啥覓---為瞎覓----
又是偶俊俏迷人的臉蛋----又是靈異照片----
偶恨----偶恨吶----
蒼天吶------(嗆嗆嗆嗆匡)

阮甲你前無冤來近無仇
你如此對待是為何由
將阮照甲這呢歹看秀
莫非是嫉妒阮緣投這身軀----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5日 13:32:21


枝上啼2005年10月24日 23:56:00 說道:
**勾起如煙往事**
........
歷歷如昨,只歲月難再,思之悽愴
.


對故鄉竹山的記憶,是年少歲月的記憶!

家住在離鎮有點距離又不很遠的山與田的交界處─秀林。
遠遠的靠山是大鞍山與大人凍山,門前田園間流過的小河就是源自兩山谷。
這樣的環境生活想起來很美!竹林裡牧牛的歲月,有笛簫陪伴﹔田園中有很多奔馳與把戲..
但人生總要些挫折與遭難才會豐富起來,我的故事說來話長...

父親在我國小畢業後不久意外身故,一片愁雲慘霧中,我開始參與夏季的插秧工作,
隨著伯父一莊又一莊的學插秧,準備從此務農。矮小的身軀在一趟又一趟的插秧行列中,
我總是落後的,腰痠難當,也得咬緊牙關,繼續退步當向前,從事將青秧插滿田的工作。

後來母親與祖母商量,決定讓我繼續讀書。懷著自悲的心踏進國中校門,當時我簫吹得更
勤,經常趁著中午休息,跑到學校後山,探望父親的墳墓。

學校的人事記憶不深,因為我害羞自悲,身上穿的是台北遠親為人幫庸所寄回來的回收衣服,
與同學都不同顏色,鞋子也獨具顏色,當時哥哥大我一年,全校只有我們兩穿著特別顏色的制
服。印象很深的一次校外活動,同學為了讓我能參加,發動捐款為我籌費。

愛吹簫,經常將簫帶到學校吹,同學有兩人因此也一起吹簫。我喜歡作簫,看到工藝教
室的工具很齊全,經工藝老師答應後,將竹材到到學校來鑽孔製作,工藝老師看到我的作
品,將之送去參展,心中有一股被肯定的興奮,讓作簫之事持續至今。

第一戲院對面的金紙店是我姑媽家,姑媽很關照我們,看到我們兄弟去,都會帶我到市場買
些菜,讓我們帶回,每次去都會鼓勵我們,”無老爸人子,要認真讀書,愛幫忙媽媽做事”。
每每感受到雪中送炭的溫暖,還有力爭上游的鬥志。

從家到鎮街隔著兩公里半的路 程 ,兩旁的農田展 現 著四季不同的顏色,每天騎腳踏車,沿路
景致很少欣賞它,只顧快快回家,或快快到學校.

待續>>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5日 13:44:17


狼籍2005年10月25日 02:13:37 說道:
後台的~那個哭調仔給偶奏下企~~~
嗚~~為啥覓---為瞎覓----
又是偶俊俏迷人的臉蛋----又是靈異照片----
偶恨----偶恨吶----
蒼天吶------(嗆嗆嗆嗆匡)

阮甲你前無冤來近無仇
你如此對待是為何由
將阮照甲這呢歹看秀
莫非是嫉妒阮緣投這身軀----

相機總是抓不住你!再補這張<別再唱了!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5日 15:01:33
有一次與媽媽去採收錄竹筍,收成後的綠竹筍有不少,母親要我用腳踏車載到鎮街上叫賣,
第一次載著竹筍,到街上繞了好幾圈,就是叫不出聲,整簍竹筍又載了回來,母親卻沒有責罵.
想必知道孩子不是做生意的料.或體諒孩子在街上叫賣的難為情..

鄉里間少年人會插秧的很少,農事上長輩都對小小年紀會插秧犁田的文松會很讚賞。
只有一種犁--手耙,我不會,因為犁具很重,需要力道壓、提犁具,讓水田完全水平,
好準備插秧。為此工作,文松以插秧交換鄰近長輩來幫忙”使手耙”。

有一位對面的山的田園鄰居,田園很多的蔡甲二的兒子(當年約四十來歲),他少壯繼承
父業的農事,算較年輕農人,經常在田中相遇,乃鼓勵我,這農事學會後,好好務農,切
莫失了這番心得。沒想到我真的沒多久就跑了!

溪邊的田很容易被大水沖走,父親生前就在田埂邊的河岸堆積了石籠,以作護堤。
有一次大水來,母親夜間夢見父親在田埂修護堤,隔天到河岸一看,
對面的田已經被滾滾激流切去大半,不禁痛哭失聲...

待續>>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0月25日 15:34:50
哥哥先畢業!他同時考上了台中一中與嘉義師專。本來台中聯考是不去考的,因為成績好,
學校出費讓他去考個名次。他天生是讀書的料,什麼考都是榜首,後來讀了師專,當了老師
後又考,反正以最節省的方式,自己完成博士學位,在大學當系主任。

我也畢業了,我的成績比不上哥哥,師專沒去考,知道自己實力很難考上,只選竹山高中,
我的第一志願就是填竹山高中,因為哥哥出外讀書,弟妹還小,家中的幾分地需要我呢!
我也很樂於就讀竹高,得以兩全的求學生活。

除了忙於農事外,可以賺一點外快的是竹子採收的季節,幫忙將山裡採收的竹子扥到路邊
來,我們說”扥竹阿”,每一件(分類捆竹)一元兩元,看竹林離道路距離不等。一肩挑著
兩邊的竹捆頭部,扥在山路間,沙沙聲響,一路衝下山。

有一年扥竹子的收入,母親承諾讓我買一台期望已久的手提電唱收音機,我期望將姨丈家
很多的日本尺八唱片借回來聽,也喜歡由收音機聽到音樂聲,記譜學曲。後來祖母建議
先買電鍋,而讓我失望好一陣子。經過一段時間母親讓我完成心願,當時好興奮的帶著到後
山的田仔溪的溪田工作,一面工作一面聽。路過祖母房前,小心用衣服掩飾,以免讓在屋簷
下編織竹編的祖母看到。工作中的樂聲響起,跪在水稻田中除草的當下,心中感覺無限幸福!

看到學姊寫昔日故鄉的憶往,也勾起我不少回憶...
寫著寫者有傷感,也有甜蜜,都在內心深刻裡。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1月16日 15:02:29
收到了學姊寄來的vcd(讀劇會紀實),封面與圓標印刷的很雅致!
感謝啦!
 頂部
狼籍 發表於: 2005年11月17日 05:26:46
為什麼你的運氣每次都比我好
我收到的dvd兩片都不能看
那個照片也是
都沒有把偶青春佼好的臉龐和偶的三角腰照出來
硬生生把那麼帥的我照到變成相撲界的中年歐吉桑
真的有夠給他不甘心
看完那次的照片以後.偶現在每天都有企那個台東體育場跑步
這次12月2號上企台北領獎的時候你再給偶照一張靈異照片就給偶試試看
嗚~~人家的三角腰-----
 頂部
狼籍 發表於: 2005年11月17日 05:32:42
你學姊提供的
看看人家的照相機~~

不過---偶的俊俏和青春還是一樣沒有被照到
只是強過你給人家拍的那個靈異照片就是
 頂部
狼籍 發表於: 2005年11月17日 05:33:28
第二張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1月17日 09:22:23
嗯!這是加閃光拍的,是清楚沒錯!不過我拍的是自然光,比較自然,拍出你的原形!呵呵...

那VCD我還沒播放,只看到封面與圓標就很值得了! :)

12/2日要領獎?這回我爭取親自幫你攝影!
 頂部
大空 發表於: 2005年11月21日 01:54:36
師 之 少年往事閱來 令 我 感動幾多辛酸在心理,人 間 冷暖情為 貴,世事 滄桑愈 堅強.這麼人 生 歷 鍊心 境 才 有現 今 的 甘 甜 .吃 苦 當 做 是 吃 補 ,人 情 練 達 皆 文章,世事 常 在 忍 中 全 .已是 最 好 的註解.知 福 惜福樂 於 助 人 皆 是 源於此 .黃河尚 有 澄清日 ,豈可人 無 得 運 時 .幸福有 今 始,月 琴 聲中細 往 已 成 快樂旋轉,思想曲吟盪....................竹山來 得 少年 兄快樂又 逍遙.................繼續唱不要停,聽它千萬回 也 不 厭倦.記得阿.
 頂部
文松 發表於: 2005年11月21日 08:05:16
以前的歷程點滴在心頭,分享與助人的熱情也是在這樣的 過 程中萌芽.
人生沒多長,能起一點作用,又充實愉快何樂不為?!

大空兄的為人也令人敬佩!共勉之!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