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您 客人:登錄 | 註冊 | 忘記密碼 | 搜索 | 在線 | 幫助  

 廖錦棟的簫古調世界
餘韻繞樑
  後山才子--狼籍

發表一個新主題 回覆帖子 開啟一個新投票 您是本帖第 3145 個閱讀者 瀏覽上一篇主題 刷新本主題 樹狀顯示帖子 瀏覽下一篇主題
 * 帖子主題:後山才子--狼籍 回覆帖子 保存該頁為文件   本帖有問題,發送個人訊息報告給版主  加入個人收藏&關注本帖  顯示可打印的版本  把本帖打包郵遞  把本帖加入IE收藏夾 
該用戶目前不在線 文松



頭銜: 論壇壇主
級別: 義工
來自: 蓬萊竹山
總發帖數: 2791
註冊日期: 2005/10/17
訊息 查看 搜索 好友 OICQ 郵件 複製 引用 回覆帖子回覆

  http://dahtai.com.tw/siau/langi/a9.htm


千奇時尚不動心
獨愛閒情呵竹吟

編輯 刪除 發帖時間2005年10月24日 10:15:40 IP: *.*.*.*
該用戶目前不在線 文松



頭銜: 論壇壇主
級別: 義工
來自: 蓬萊竹山
總發帖數: 2791
註冊日期: 2005/10/17
訊息 查看 搜索 好友 OICQ 郵件 複製 引用 回覆帖子回覆

  賢琴藝致
--------------------------------------------------------------------------------
前輩真是好客
三不五時就有人客來訪喔!

2004年05月18日 00:51:14 IP: 61.31.93.56



lakesong
--------------------------------------------------------------------------------
那烏ㄟ的眼睛是蓝色的!!


千奇時尚不動心
獨愛閒情呵竹吟

編輯 刪除 發帖時間2005年10月24日 10:15:55 IP: *.*.*.*
該用戶目前不在線 文松



頭銜: 論壇壇主
級別: 義工
來自: 蓬萊竹山
總發帖數: 2791
註冊日期: 2005/10/17
訊息 查看 搜索 好友 OICQ 郵件 複製 引用 回覆帖子回覆

  狼籍的回憶錄:

2004年五月十五日、一早帶著一大箱事先在家裡簽過名的書本搭飛機到台北去。(天、書本還真不是普通的重)
到了台北機場、好友玫瑰帶著一位可憐的男人-----被她設計來當司機的謹合先生、二人開著車來接我,一路我們先直奔西門町吃飯去;性子超急的玫瑰等不及先抵達餐廳就催著說要看那本新書;當時新書是擺在謹合的後車箱裡,只好先把車停放在路邊,我下車去拿書。一路上整部車都是玫瑰的笑聲,她看著書本當中那些大部份都是由她提供來的照片一直大笑,一下子說照片中的這一位是某某某工作人員,一下說照片中的那一位是某某某畫妝師----;反正她就是看書看到超開心的就對了。
我們找了一家港式飲茶的餐廳解決我們的午餐,幾個人邊吃邊聊、都聊些什麼呢?當然都是一些超有品味的話題了,比如說:『玫瑰她們家隔壁的那個吳太太和在士林夜市賣香腸的王先生他老婆的第三個表弟的叔叔時常暗中來去---』、或者是『謹合家那位四十五歲印傭的抽屜裡竟然擺著謹合穿了一個星期、有點泛黃卻還沒有洗的內褲---』、要不就是聊『小嬌嬌寫信警告玫瑰、要玫瑰不准再接近她最心愛的帥狼籍---』,總之就是漫無目的的亂聊啦,一直聊到喵喵出現。
喵喵出現後、我先溜到外頭去抽根煙,他們繼續邊吃邊聊,在抽煙的時間裡接到佳穎的電話,這才想到稍後還得趕到圓環去和幾位好友們會合,於是回到座位上去叮嚀他們,大家這才草草的將港式飲茶餐廳當中的餐敘給結束掉。
之後先到下榻的旅館去繳錢、順便擺行李,然後到西門町圓環去和大家會合。到了西門町圓環只等到牧非和佳穎,其他的朋友都還沒到場,因為天氣炎熱,大家決定先找個地方坐坐,於是一行人就先移駕至附近一家泡沫紅茶店坐下來聊。
到了泡沫紅茶店大家聊了一陣子,飄雪也到了,記得當天一共為飄雪、一片云、謹合、悠宇等幾位朋友作皎悒輕N給他行文再落款咧,所以囉、一些粉好笑的文字、一些詩不像詩、詞不像詞,然後意思是什麼我自已都不知道的詩句就出現在那幾本書本裡面了。
其實啊、我的字從小學開始都是得到「丙」的,可以說是醜到要靠北,但是大家既然不嫌棄,我也只能大方獻醜了,只是可憐了那一本又一本印刷精美的書本。當中比較委屈的應該是一片云吧,人家飄雪和一片雲自己掏腰包買書來讓我簽字,因為事先簽了一大堆要送人的書本,每本的落款都會留下「狼籍敬贈」的字眼,習慣使然吧,當飄雪把一片云的書交給我的時候,我也毫不思索的就留下一句「狼籍敬贈」;好哩加在有馬上察覺,趕快將「敬贈」兩個字給塗鴉成漫畫,就這樣神不知鬼不察的將那兩個不要臉到家的文字給蓋了過去。
所謂好友見面不拘小節,大家暢聊八卦直到太陽下山這才離開那家泡沫紅茶店。

2004/5/19 上午 04:16:00


--------------------------------------------------------------------------------

狼籍 [男] 回覆主題:RE:五一五、台北遊

(續上)
晚間、在玫瑰、佳穎與喵喵的帶領下,順利的去到好友廖文松的家裡。藝術家就是藝術家,整個客廳全擺滿了各色的本土樂器,據我所知,此君所玩的樂器大部份都還是由他自己親手製作的,玫瑰這娘兒們真是走到哪熟到哪,到了文松家裡她可比我還熟,一進門就問文松嫂說:「黑仔咧?」,文松嫂回答說:「黑仔治樓腳!」當時我以為文松在他們家裡的小名叫「黑仔」,心想這個玫瑰真不是普通人物,才到過文松家裡一次、就跟人家的老婆用人家的小名在談論人家的老公。
知道自己是個過於隨性的人類,心想第一次到人家家裡,之前又沒見過文松的家人,我是非常禮貌非常收斂的把我的狼尾巴都藏起來,就這樣靜靜的坐在人家的客廳裡等候著主人的出現。
沒多久衝進來一條黑狗,我們的玫瑰馬上喊著「黑仔、黑仔」,我這才知道原來「黑仔」不是文松的小名。身為「愛犬人士」,狗對我而言是有著絕對的魅力和吸引力,我和「黑仔」很快就能溝通了,我趴在地上用我的狗嘴跟「黑仔」說狗話,黑仔則老歪著頭是用那雙充滿疑惑的眼神打量我,牠心裡大概是在想著:「這隻黃毛的到底是什麼品種的咧?」還不錯、我們一下子就變的很媽計。
主人文松進來以後,先是閒聊幾句,然後酒上了桌,水果上了桌、月琴上了桌,文松自製的本土茶歌也上了桌,沒錯、酒逢知己是謂福,歌逢知音方有情,這樣的生活不是每個台北人都能享受到的。
一夜的歌酒唱談著實愉快,只是酒入喉、性情大開,我那原本藏的很好的狼尾巴也漸漸的露了出來,哈哈哈、就像是白娘娘去喝到雄黃酒一樣,林北已經原形畢露了。而牧非出現我竟然是隔天酒醒後經他自己告之才知道的。
當晚真的愉快,文松夫妻不像台北人,他們身上沒有那種功利激進的氣味,是對才子才女的搭擋,都是玩本土樂器的高手,一夜的相聚,從人到狗都親切而友善,回憶也是那麼美好。不過到了隔天我才之道,在那節骨眼其實是有對不親切也不友善的眼光一直含恨的在盯著我,那就是我們的玫瑰小姐。
不過咧、大家不要問我後來喵喵到哪去了?佳穎的情況怎麼樣?玫瑰又如何了?牧非又是怎麼來的?哈哈哈哈、偶通通不知道,偶醉了啦!
離開文松家裡的情況我真的記不太起來,也不知道喵喵她們有沒有趁機給偶勾引,依稀只記得在旅館門口遇到沈文程,他找我到一家賣酒的帕哺,我們在那裡又喝起來,之後再有知覺是隔天的事了,醒來以後、人是在旅館,旅館中的內將跟我已經很熟了,她像媽媽一樣的跟我說:「你嘛甭飲甲按呢,歸個攏醉甲嘸知人---」。之後大條的事情發生了,我發現我的手機失蹤了,眼鏡、帽子都不見了----

2004/5/19 上午 04:17:00


--------------------------------------------------------------------------------

狼籍 [男] 回覆主題:RE:五一五、台北遊

(續上)
回憶起昨晚喝酒時依稀還機接過牧非的電話,雖然談話內容已經忘了,但可以確定東西應該是遺失在最後喝酒的地點。
打電話向沈番問了一下昨晚喝酒的地點,沈番說那家店要晚上才會開門,完蛋了,原本是計劃要馬上回台東的,這下可好,必須待到晚上那家店開了門才能去找我的手機了。就這樣又續租了一天旅館。
沒手機很不安,喝醉酒的隔日也很難過,一直猛喝涼水,一直猛睡,睡醒又去喝涼水,喝過又跑去睡。
睡到下午才起床,起床後接到簡訊,先洗刷一番然後到許亞芬那裡和她聊點事情,當時突然覺得腸胃不舒服,想是宿醉的後遺症吧,但還是強作精神支撐著把正事談完。
回旅館途中、想到早上出版社的副總編約我在西門町的麥當勞見面,我也都睡到不知道人,算算這一天還得跟另一位朋友碰頭,應該要送本書給人家,但手邊帶到台北來的書都送光了,原本有向出版社借調幾本的,但是錯過了和副總編的碰頭,這下子要送書只能自己去買了。找了三家書店才在西門町的一家誠品買到自己的書,當時好巧、我先在書店內晃一圈,怎麼也看不到自己要的書,回到櫃台想說直接問小姐會比較快,剛好一位小女孩正在問小姐說:「小姐、請問妳們這裡有沒有一本關於歌仔戲的書----(她沒說書名)」,女孩話沒說完,小姐就指著前方回答說:「歌仔戲的書都擺在那邊『戲劇類』的架子上」。我就回頭到小姐指的架子,那個小女生跟著我後面來,架子上的書本琳瑯滿目,好不容易終於讓我找到我要的書,而且就只有那一本,我拿了書就要去結帳。那個女孩追過來先跟櫃台小姐說她也要一本一本跟我買的一樣的書,小姐說書架上如果沒有就是沒有了,然後女孩要我把書讓給她,說是她先找的(哈哈、還說不然你可以問這位櫃台小姐),又說她找了好多家書店了。但我已經約了朋友,馬上就得去和那位朋友見面,我也找了很多家,並且我沒時間再找了呀,只好跟她說抱歉,我也急著要買這本書。
離開書店後、我和好友雅蓉及牧非相約在紅樓見面,又是一席愉快的餐敘,聽牧非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說他的編劇歷程,有時候還能聽到一些和自己很接近的經歷,聽雅蓉說說她的心情小語,聽著聽著也能省思一下自己的藝術生涯和浮生哲理。我們三個湊在一起也蠻八卦的,深的談完說淺的,重要的說完談無聊的,反正就是想到哪說到哪。我們在紅樓一直坐到店裡放晚安曲,後來三個人決定利用晚上這段時間帶著一把吉他到處去瘋,不過說歸說,才剛借到一把吉他,雅蓉就累了,沒辦法,那只好散夥囉。
接著我和牧非兩個無聊男子混到網咖去玩,玩了一下子在即時通上面遇到豬豬和水龍頭,大家連同玫瑰一起約出來再吃一頓,而這一頓、就是狼籍此番北上在台北的最後一餐了。
開心、值得、這是狼籍對於此番五一五台北之旅所下的註解。
祝福我所友的朋友,請大家繼續不要嫌棄,希望和大家當一世人的朋友!!


千奇時尚不動心
獨愛閒情呵竹吟
http://www.donsiau.net/



2004年05月19日 11:37:01


千奇時尚不動心
獨愛閒情呵竹吟

編輯 刪除 發帖時間2005年10月24日 10:16:41 IP: *.*.*.*

本主題共 1
快速回覆主題: RE: 後山才子--狼籍

使用SRPCode?
顯示您的簽名?
有回覆時使用郵件通知您?
 預覽?是 

 
 頂端  加到"個人收藏夾"主題管理精華 | 取消精華 | 固頂 | 取消固頂 | 鎖定 | 解鎖 | 回收 | 復原 | 刪除 | 移動 

© 版權所有: SRPBoard Development Team  版本: SRPBoard V2.0.2 Final
頁面執行時間0.0191秒 數據庫查詢7次